在台湾当官需经常加班且需放弃自己和家人的隐私权,所以台湾人择

浏览次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21-11-04
html模版在台湾当官需经常加班且需放弃自己和家人的隐私权,所以台湾人择偶时最不愿对方是官员_风闻

小伙伴们请看下面这篇新闻:

情人节小调查 台湾人最不喜欢的伴侣:政治人物

来源:环球时报

此新闻的电子版在环球网中的具体地址则是:https://taiwan.huanqiu.com/article/9CaKrnJOIfz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方一粟】今天是七夕情人节。你最不希望自己的爱人是什么职业?一份最新调查显示,在台湾,男性、女性最嫌弃的爱人职业,不约而同都是政治人物,原因是政治人物没有明确的上下班时间,更没有隐私,不利于恋情发展。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19日报道,台湾“1111人力银行”8月初针对1081名单身会员进行随机抽样调查,结果发现,政治人物同时高居两性嫌恶爱人职业排行榜之首,显见台湾人对政治人物好感度普遍偏低,对于要选政治人物做爱人,更是敬谢不敏。“1111人力银行”副总李大华分析说,政治人物几乎24小时都须投入“选民服务”,就连周末假日都要忙着跑红白事;一举一动都接受媒体放大镜检视,常令另一半抓狂。……(后略)

台湾的政客们经常为了拉票而到处去给普通选民中的新郎们当伴郎,在婚宴上陪人家一桌桌地给客人们敬酒!甚至各自所属的选区里谁家有丧事,他们都跑去吊唁,跪拜死者的遗像或遗体!详情见下面这两篇新闻报道:

拜票高手也要勤修技巧?升级版拼身段更拼政绩

台湾政治人物“跑场学”讲究多【记者观察】

本报记者??任成琦??吴亚明

2015年04月20日08:10? |?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这篇新闻报道最初由纸质的《人民日报?海外版》2015年4月20日那一期的第03版发布,它的电子版我则是从“人民网”“台湾”频道中如下这个地址的网页上复制来的:

http://tw.people.com.cn/n/2015/0420/c14657-26870312.html

政治人物的出场和露面有很多讲究,因为他们的一举一动总关情。这个情,是指政治行情。台湾政坛自然也不例外。比如最近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参加“小英杯慢速垒球赛”并担任开球嘉宾,而几乎与此同时,被绿营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则借新北市传统的泼水节,选择与高僧们一起为久旱的岛内诵经祈雨。

乍看两者风马牛不相及,但两者同样都吸引了嗅觉敏锐的岛内媒体的关注目光,明眼人也往往下意识拿来对比一番。据台媒报道,蔡英文4月12日一到球赛现场,就被一众人等包围,请她在球、棒或帽子上签名,因为大家心知肚明,民进党15日就正式提名小英参选2016了。看似一个普通的体育场合,但造势意向明显露了出来。一年一度的“新北市泼水节”碰到全台严峻的缺水苦旱,水自然是泼不成了,朱立伦选择继续出席并借助这个场合,跟祈福高僧一起用紫檀花树叶洒净除厄,诚意和话题兼顾,媒体的曝光度自然不断,d88尊龙最新登录网址。至于是否参选2016,陷入天人交战的他用跑场子回应岛内民生热点,深耕民望。在岛内政坛浸淫多年,英伦两人自然都是跑场子的九段高手。

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岛内民众难买账

跑场子是全台所有参选的政治人物的必修课,选举前要拜票力争,选举后要体察民瘼。当年台当局领导人蒋经国就是跑场子的标兵和典范,至今让许多民众念念不忘。现任领导人马英九也多次到中南部乡下长呆,赚足了媒体的眼球。尤其是在岛内选举为大的风向标下,如果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民众就很难买账。大到台湾地区领导人,小到某个乡镇的村里长,都不敢有丝毫怠慢。

一般人印象中,选举场子里政治人物赤膊上阵者居多,他们手拿麦克风对着台下的选民,用力嘶吼一堆“政治意见”,然后大声问一句,“你们说对不对?”台下一般都会热情跟他互动一番。不少人也对岛内扫街拜票印象深刻,在街头这个露天大场子里,政治人物的扫街车轰轰驶过,支持者会按喇叭回应。车上的主人也明白,一个上午听到多少喇叭声,就能掂量出自己在这个地区的受欢迎程度了。这些都是台湾常见的政治人物与选民沟通的方式,可以看做“跑场学”的1.0版本。

曾有一位台湾名嘴说过,优秀的政客恰如优秀的演员,选民就是他们的上帝,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伺候”。尽管需要“演很大”,但对混迹政坛多年的政治人物而言,并不算太难的事。与民众握手的力度、时长,鞠躬请托的角度,造势晚会上喊话的语速、声调等都要了然于胸。而这一切,大都是通过勤于修习“跑场”的日课做到的。对于那些从政经验欠缺的政治素人,为了突击应付跑场时各种状况,甚至要专门上礼仪课进行培训。

当然,跑场学的深奥之处,可不仅仅是到场打卡流于形式。民进党前“立委”郭正亮是政治学者出身,他自言并非名嘴,口才一般,但最后还是高票进了“立法院”。有人问他有何成功秘诀,他笑着说,“我讲得清楚、精准”。平淡无奇的答案背后,是一个“跑场”改变人生的“励志”故事。

“刚念完博士回来,讲的话术语太多,没人听得懂,人家还觉得是念书念到头壳坏掉了。”郭正亮讲述刚接触现实政治时,自己的学术背景反而形成沟通上的障碍。多讲,是郭正亮练习将政治理念变成白话文、口语化的笨办法。他练习沟通的对象主要是岛内的社团扶轮社,因为扶轮社成员是各行各业的意见领袖,而且不是学政治的,正好是他练习与选民沟通最好的管道,所以,台北市60几个扶轮社他几乎跑遍了。

事后选举结果证明,场子果然没有白跑。

“跑场学”升级到2.0版,终极版拼的还是政绩

如今离2016年岛内“大选”还剩半年多一点的时间。当事人的跑场造势PK,自然会越来越密集有看头。不过在岛内升到“英伦”这种大咖,一般选县市“立委”那种声嘶力竭打了鸡血一样的催票场子,他们早就历练过了。作为岛内政坛中的高手,他们要的是一个柔软的身段,借力打力,以期收获更好地聚拢人气或者拉票的效果,这才是升级后的“跑场学”2.0版。

比如,政坛老手们往往借助娱乐、体育、宗教等场合,不会直接提出各种政治诉求,但一切尽在不言中,往往有润物无声兼水滴石穿之效。棒垒球运动一直是台湾男女老少最喜爱的运动项目,也是台湾人共同成长的记忆。在小英杯比赛场合蔡英文受访时就透露,她大学时期就喜欢打软式垒球,常和好友组队练习。这种一方面“以球会友”一方面借机放出一些生活细节的做法,自然而然容易拉近与普通民众的距离,也是小英的讨巧之处。

台湾是个传统文化根深叶茂的社会,跑场文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跟传统习俗和选民的日常生活结合得相当紧密。比如选民家里发生红白喜事,候选人前去致意,是非常常见的“在地经营”方式,也算是“选举礼仪”的一种。不过类似的跑场多了,有时也未能免俗,甚至产生反弹的副作用。台北市长柯文哲之前就发布了一个不跑红白帖的宣告,这种特立独行的做法,引起基层一片反弹,甚至有基层里长放话说,“不是不跑摊就代表能做好市政”。

而支持方却表示,政治人物的跑红白帖文化,该终结啦!有网友吐槽说,真的有这么多人喜欢政治人物出现在婚丧喜庆的场合吗?以喜宴为例,很多政治人物到场不但得上台致词,还得陪着新郎、新娘逐桌敬酒,甚至双方父母被挤到后面,政治人物挤在新人身边喧宾夺主的情况也屡见不鲜。

有人拿柯文哲的例子表示,不跑摊不等于能做好市政,但不跑摊绝对会有更多时间跟体力投入行政事务。如果我们真的厌倦了政治人物的无能,那么至少不要继续把政治人物的时间跟体力都消磨在一方要争面子、一方要维持关系的红白帖上。

看来在岛内民众心中,跑场再多再流利,最终还是要靠做出有感的政绩说话。政治人物“跑场学”再讲究,精髓不过如是。在本报记者看来,这算是“跑场学”的终极3.0版吧。

(本报台北4月19日电)

献花、献果、行跪拜礼? 台民意代表“跑丧”学问大

2015年08月11日 11:37 来源:中国新闻网

这篇新闻报道在“中国新闻网”中的具体地址是:http://www.chinanews.com/tw/2015/08-11/7460406.shtml;该网站是“中新社”(“中国新闻社”)的官网,中新社与新华社同为中国大陆所办的,仅有的两家新闻通讯社之一,中新社是直属于“国家新闻出版署”的副部级单位,新华社则直属于国务院办公厅的正部级单位。

摘要:县长、乡镇市长、“立委”、议员等,几乎天天有祭拜行程,要让丧家留下深刻印象,各有一套独到作法。……碰上黄道吉日,常跑到腿软。林明溱曾在周休日,排50多场告别式,明知跑不完,只有尽力了。……高雄市前“立委”朱星羽生前跑告别式,除献花、献果外,还来个五体投地的跪拜大礼,多礼举动,让丧家感动不已。

“五体投地”是指人的双手、双膝和头这五个身体部位一起着地、触地,它是佛教最虔诚、最高的一种行礼方式。(见上图)

南投县长林明溱(右)到信义乡慰问因工安意外丧命的刘德标父子家属。来源:台湾《联合报》

8月11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南投县长林明溱上月晚上到竹山镇跑行程,捻香,回程出小车祸。坊间一般习惯,“探病、吊丧要在早上”,很多人讨论“县长怎会晚上去跑丧宅?”

林明溱一派轻松地说,每天行程满档,下班后时间较从容,到丧宅可跟民众多聊几句,从当“立委”到现在,一直是晚上跑丧宅;当“立委”时,白天在“立法院”,开完会搭高铁回南投都晚了,只得晚上去吊唁,跑丧行程排在晚上,已是多年习惯。

其实,台湾民意代表、官员跑丧捻香的学问很大。1个丧家要去几次,什么时候去,都有学问。县长、乡镇市长、“立委”、议员等,几乎天天有祭拜行程,要让丧家留下深刻印象,各有一套独到作法。

一名南投县议员说,白天到丧家,只有几个老人看家、折纸莲花,亲属各忙各的,民意代表或首长去祭拜,没什么人看见。跑丧行程安排晚上,丧家子女或亲戚大都在,“争取选票效果较佳”。(楼主点评:台湾的立委、议员等“民意代表”是可以连续任职两届以上,永远担任这种职务的,只要他能每次在竞选中都击败其他候选人。台湾的县长、市长虽然只能连任两届,但只要两届完后,中间空一届不当,就可以再次竞选,再当两届,当然,前提是他能再次连续两届在选举中击败他的对手们,击败其他候选人)

碰上黄道吉日,常跑到腿软。林明溱曾在周休日,排50多场告别式,明知跑不完,只有尽力了。前几天苏迪罗台风来袭,清晨6点就去跑告别式,回头再主持县府的防灾会议。(楼主点评:从6点到9点去上班,中间有3个小时可以用于去给这次台风灾害的遇难者吊唁和慰问遇难者的家属)

彰化县长魏明谷也常清晨4点就去捻香跑行程;他说,彰化县没有火葬场,大都安排到南投县水里乡火化,路途遥远,彰化县告别式比外县市来得早。

魏明谷说,民意代表赶场捻香“要起得比鸡早”,一直有个心愿,“当上县长,盖座火葬场,县民就不必这么辛苦了。”(楼主批注:当时魏明谷当县长才8个月,此前他一直担任“立委”)

一个丧家要去几次?也是学问。彰化县芬园乡地方小,乡长洪庆章接获信息,常第一时间赶到丧家,了解死者家境后,送花圈或罐头篮,第二次带“公所”补助的白包探望,熟一点的丧家在出殡前会到对方家中坐两次以上,也告知“乡公所”能提供的协助,“死者留下的遗物若要清理,清洁队免费服务。”

林明溱当“立委”时,看路边有白色花圈,就叫司机停车,先进去祭拜,不等选民送来讣闻,告别式再去一趟;一个丧家通常跑两次,但碰上大日子,告别式“冲堂”,就没办法了。

高雄市前“立委”朱星羽生前跑告别式,除献花、献果外,还来个五体投地的跪拜大礼,多礼举动,让丧家感动不已。

南投县议员张志铭,曾任民进党高雄市党部主委,深谙这项礼数,他在南投县跑丧家,也常行跪拜礼。“礼多人不怪”,据说,行跪拜礼很能打动家属的心,但不是每个民意代表学得来的。

相关的主题文章:
 

Copyright 2017 博天堂918 All Rights Reserved